“明月入怀·中国团扇文化印象展”

“明月入怀·中国团扇文化印象展”

2017-09-262017-11-26
周二至周日9:00-16:30
中国扇博物馆二楼临展厅

主办单位:中国扇博物馆

联合举办: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苏州博物馆、杭州博物馆、萧山博物馆

特别支持:蔡念群、李超德

展厅效果图

展厅实景图

一、序

    团扇是中国的原生品。

    以竹木为架、织物为面的圆形扇子,自汉代源起以来,在中国古代生活、文化中延续了千年,早已不再局限于最初搧风纳凉的时令用品的范畴——一把小小的团扇,集合了“功能性”、“艺术性”、“社会性”与“象征性”多重涵义于一体,并被赋予了一种强烈的中国古典文化的表征意义。

    然而,一方面,由于团扇本身不易保存的材料,且兼具实用性,留存可供考证的实物稀少,或仅仅因其书画艺术价值,团扇面被单独剥离成为美术史研究的个案;

    另一方面,由于生活方式的转变,团扇的功能性与社会性已经不复存在,在当代社会的认知中,被简单地与一切圆形的扇子划为等号,其作为一个完整、独立、丰满的文化序列载体,存在感也几乎消失殆尽。

    今天,我们尝试着搜集那些散落于各个博物馆、民间的碎片,重新整理、拼凑一个关于“明月入怀摇绮扇”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它从哪里来,它与“匠人”的关系、与“艺术”的关系、与“生活”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它与“那些人们”或温婉典雅、风流潇洒,或落寞惆怅、心存苍凉的曾经……

展厅效果图

 

展厅效果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明  陈洪绶  羲之笼鹅图  立轴  浙江省博物馆藏

陈洪绶(1598—1652

    字章侯,号老莲,晚号老迟、悔迟,又号悔僧、云门僧。浙江绍兴府诸暨县(今浙江省诸暨市枫桥镇陈家村)人。一生以画见长,尤工人物画,与崔子忠齐名,号称"南陈北崔"。

    右上款署:枫溪老迟洪绶画于深柳堂。

    下钤:“陈洪绶印”白文方印,“章侯”朱文方印。

 

合欢团扇翦轻纨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汉·班婕妤《怨歌行》

    据文献记载,最晚到汉代,出现了以扇柄为中画轴,竹木为架,扇面配以素白色的绢、罗、纱、绫、缯等,形成左右对称,形似圆月的平扇。由于它多为圆形,被称为“合欢扇”或“团扇”。当人们用丝绸作扇面时,这种扇也被称为“纨扇”。它在中国古代生活中延续了千年,早已不再局限于最初搧风纳凉时令用品的范畴。

    到今天,虽然从广义上而言,团扇可以泛指一切形状为圆形的扇子,但集中国古代文化艺术性、社会性、象征性多重涵义于一体的,仍旧特指那把“团团似明月”的“纨扇”。

清  棕竹柄  寿字纹  亮地纱  团扇   中国扇博物馆藏

 

悠悠历史话团扇

《怨歌行》

 汉·班婕妤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最迟至汉代,出现了以扇柄为中画轴,竹木为架、织物为面的团扇。因其材质的昂贵,起初仅流行于宫廷,男女皆用。

    魏晋南北朝时期,团扇从宫廷御用流向民间,唐宋时达到鼎盛,制扇业也随之广泛兴起。北宋折扇传入中国,因其方便携带,明清时在民间广泛使用,中国传统的团扇,也因此相较于唐宋鼎盛期,逐渐式微。

 

钱塘才子,南宋遗风

    随着扇子在社会生活中的普及以及宋代手工业的发展,宋代制扇也开始兴盛。北宋时期,杭州已经开始出现制扇业。南宋迁都临安,宋廷的织造机构南迁,丝织业也快速发展,进一步带动和促进了南宋制扇业的发展,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 成为当时全国制扇业最集中和最著名的地方。由北方迁徙而来的画家中,就有开扇铺闻名于世的,扇面书画在当时也已盛行多时。

    说到杭州与团扇,还有一段佳话不得不提。清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阮元(号芸台)提学浙江,得到了一柄宋代团扇,非常喜爱,请人依此柄团扇样式仿制多把,作为奖品奖励考试成绩优秀的学子。当年,陈文述应杭州乡试,阮元以《仿宋画院制团扇》命题,陈文述以诗答,阮元大为赞赏,拔置第一,并将仿制的团扇赠送给陈文述。陈文述因此诗名大振,人称“陈团扇”。这再激励了杭州团扇文雅之风,许多钱塘才子的扇面书画作品流传至今。

清  钱杜  山水人物图  团扇面  浙江省博物馆藏

钱杜(1763—1844

    初名榆,字叔枚,更名杜,字叔美,号松壶小隐,亦号松壶,亦号壶公,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性闲旷潇洒拔俗,好游,足迹几遍天下。

    款识:嘉庆辛酉夏临赵荣禄为小谢姪清暑。

    钤印:“叔美”朱文方印。

  

清  赵次闲  水仙图  团扇面   苏州博物馆藏

赵次闲(1781-1860)

    即赵之琛,字次闲,号献父、穆生、宝月山人,浙江杭州人。“西泠八家”之一,近代六十名家之一。嗜古好学,后出陈豫钟门下,工篆、隶、行、楷,刻印尤精。

    款识:次闲写。

    钤印:“赵之琛印”白文方印。

 

清  戴以恒  山水图  团扇面   萧山博物馆藏

戴以恒(1826—1891

    字用柏,浙江钱塘(今杭州)人。戴熙次子(一作侄),山水得其正传。与杨伯润(佩甫)、张子祥(熊)齐名。从学者百余人,远至日本、朝鲜,皆愿执弟子礼。卒年六十六。

    款识:仿李营邱,当以董巨为准则,不然,斯流入蓝田叔、谢文候一派。同治十三年中秋节,奉经伯仁兄姻世大人教政,用柏弟戴以恒。

    钤印:“戴以恒印”白文方印,“鹤野俊人”朱文长方印。

 

清  杨文莹  行书  团扇面    蔡念群藏

杨文莹(1838—1908

    字粹伯,号雪渔,浙江钱塘(今杭州)人。藏书家。其丰华堂藏书5720种48000册。工书法,书宗宋四家,笔力瘦劲,有铁画银钩之势。亦工诗,著有《草亭诗集》,卒年七十一。

    款识:永卿仁兄姻大人正弟杨文莹。

    钤印:“杨大”朱文长方印。

 

 

二、“齐纨楚竹”上的扇艺

 

    关于团扇,古有“齐纨楚竹”之说,即由山东绢和湖南竹制作而成,可手持,也可把玩。因此,看似简单的造型,却由于这种兼具实用性与装饰性的要求,使得团扇的形制造型、工艺技艺都有较高的要求。

    团扇主要由扇柄、扇框、扇面组成。一把经久耐用、典雅精致的团扇,不仅选材精道,其制作工艺甚可多达二十余道。其中,扇面的形制与各部分的装饰工艺,也随着历史的发展,变得越来越丰富多样和具有观赏性:传统的团扇以圆形、素面为主,后逐渐演变出长方形、椭圆形、多边形、海棠形、马蹄形、梅花形、瓜楞形、芭蕉形等,刺绣、缂丝、泥金,雕刻、戗金、镶嵌等工艺也最晚在清代开始应用于团扇的装饰。

古法烘框,榫卯制扇

  扇柄制作

选材:可选用不同品种的竹子,但选材原则基本一致,即节与节之间的距离要合适。

削柄:将竹条进行烘烤、削制。

填芯:打通竹制扇柄中的节,削制与竹芯同大小的木条,嵌至竹制扇柄中。

近代  雕刻花鸟象牙  团扇柄   中国扇博物馆藏

 

民国  雕刻花鸟、书法紫檀  团扇柄   中国扇博物馆藏

 

  扇框制作

烘框:以300度左右的温度间接烘烤竹框,即发热体与扇框不直接接触,控制在1厘米左右的间隔内。

 

晚清民国  团扇   木柄竹框  潜斋举目双蝶图、行书  绢面   中国扇博物馆藏

    木质扇柄,采用通天杆式装配,扇子造型独特,呈变形六边形。

    绘画面上,潜斋绘猫为主体,并以边角构图花蝶。画中的猫,目光炯炯有神,凝视双蝶。双蝶飞在花丛中,轻盈而欢快。反面潜斋行书四休居士词,笔墨潇洒,行文流畅。

 

 

  装柄

  绷面

在温度为25-26℃,湿度为95-100%的环境中,将扇面绷到扇框上。

清  团扇   玉竹柄  竹框  花卉纹  实地纱面   中国扇博物馆藏

    玉竹扇柄、扇框,扇柄穿过扇框,藏于扇面之间。扇面为提花织物,在平纹地上提绞经花,即为实地纱。编织花卉,古朴典雅,为传统团扇形制。

清  团扇   漆柄  竹框  人物竹月图  实地纱面  南京博物院藏

    黑漆扇柄、扇框,采用通天杆式装配。

    扇面为提花织物,在平纹地上提绞经花,即为实地纱。

    画面编织人物、月、竹,左下角有“寿山”纹印。虽为实地纱编织,但仍可见画面仿传统山水人物画,古朴典雅。

  裁边

裁掉扇框以外多余的扇面。

  包边

将已经有扇面材料包过的扇框外部再以宋锦等织物包裹,起到美观、保护的作用。

缂丝

    缂丝团扇,就是以缂丝工艺制作扇面的团扇。

    缂丝工艺历史悠久,源自西域回鹘,汉魏时传入。它的技术源于缂毛,隋唐时渐趋成熟。

    缂丝织造,是以本色的生、熟丝做经线,以彩色丝线做纬线,用小梭按其不同色彩和纹饰分别织纬,纬线不通梭织造,采用局部回纬织制,因而在不同色彩或不同纹饰轮廓之间互不相连,似刀镂刻状,故名。其工艺之精湛,历来有“一寸缂丝一寸金”的说法。

清  团扇   雕花木柄  缂丝花鸟图     南京博物院藏

    扇面形状呈上大下小长方形,倭角。蓝地五彩缂织一只白头鸟栖息在牡丹花枝上,寓意富贵白头。

    缂丝采用勾缂、套缂等技法,配色鲜艳,晕色丰富,精细如画。团扇风格秀丽典雅,精美脱俗。

 

泥金

    泥金团扇何时出现,暂无考证,但泥金很早就有使用。在唐代开元、天宝时已用“泥金帖子”。

    泥金的制造,是从金箔做起的,把黄金打成金箔。再用金箔和胶水,通过特殊的工艺制成金泥,均匀涂抹在绢质扇面上。泥金有“大赤”、“佛赤”和“田赤”三种深淡各异的色彩。“大赤”是黄金的本色;“佛赤”则拼入紫铜,颜色显得深赤;“田赤”则内含纹银二成,故略呈淡黄色。

戗金

    髹漆工艺技法之一,即在器物表面先按照设计的图案阴刻出花纹,然后再在阴纹内打金胶,上金粉,使之成为金色的花纹。此工艺多用于团扇扇柄或扇框处。

清  载泽  花卉图  奕谟  行书  团扇   漆柄  圆形竹框  绢面    蔡念群藏

奕谟(1850-1905)

    清仁宗嘉庆帝第五子惠端亲王绵愉第六子。初封不入八分镇国公,再进封贝子,加贝勒衔。

载泽(1868-1929)

    初名载蕉,字荫坪。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六世孙。

 

三、团扇中的书画艺术

    团扇绘画是中国独有的绘画体裁样式,与折扇绘画一起被喻为中国画中的“小品”。由于其尺幅较小、形制与材料特别,因此在画面构图、空间处理、色彩设置上,有着与其他绘画样式不同的特色。

    根据史料记载,团扇上作画,三国时即有: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就记载着杨修与太祖“画扇误点成蝇”的故事。六朝时,团扇绘画已成为上层社会流行的雅事,宋代则达到了艺术创作的鼎峰。

    明代开始由于折扇的兴起,团扇文化及书画艺术创作渐入式微,实物留存稀少,至清中晚期再度兴起,与折扇绘画艺术并行,海上画派诸家都擅画团扇,文人雅士在诗文酬答的场合中,也十分流行在团扇上赋诗作画。

 

书画纨扇,独盛于宋

    宋代特殊的历史环境、宋人绘画审美观念的变化,人们日益青睐精致典雅、温婉纤细的绘画风格和形式。“宋画如酒”,是对宋人高度提炼的美学个性的比喻,宋代团扇书画在这一艺术氛围中达到了创作的鼎峰,也成为这一个性最为精妙的体现。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民国学者白文贵先生曾记道:“书画纨扇,独盛于宋,尤以崇宁以后为最。…所谓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实是徽宗们所倡导起来的风气”。宋代宫廷对小品画尤其是团扇绘画的倡导,直接推动了这一艺术形式的创作达到了鼎峰。

 

 

【折枝花鸟】

    边角构图在花鸟绘画中体现为“切取”、“剪枝”:画花卉不写全株,只画从树干上折下来的部分花枝,故名“折枝”。这种自由剪裁的构图,不受生物形态规律的局限,使得画面活泼多变,四边、四角皆可入画。

    在中国美术史上,在中唐至晚唐之际,已开始有折枝构图;五代时,折枝画法已较为普遍,及至宋代,已成为花鸟团扇小品中的常见形式。

北宋  赵佶  琵琶山鸟图  团扇面   绢面  水墨    故宫博物院藏

赵佶(108—1135)

    即宋徽宗,神宗第十一子。北宋皇帝、著名书画家。

    款押:“天下一人”。裱边题签:“宋宣和枇杷山鸟”。

    钤印:“御书”朱文葫芦形印一方。

    上方鉴藏印:“宣统御览之宝”朱文印,中缝钤“八征耄念之宝”朱文印、“太上皇帝之宝”(朱文)。

    扇页对开有清乾隆御题诗一首:“结实圆而椭,枇杷因以名。徒传象厥体,奚必问其声。鸟自讬形稳,蝶还翻影轻。宣和工位置,何事失东京。”

    钤印:“八征耄念之宝”(朱文)。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团扇灵活小巧的形制、典雅纤细的风格,与宋人绘画审美观念相符。由于团扇较小的尺幅,更适于边角取景或是局部特写的构图手法,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南宋绘画风格的发展,形成了“以小观大、以偏喻全”的艺术风格转变。

    宋代团扇书画艺术所蕴含的概括性、含蓄性和象征性,是中国绘画艺术高度提炼的美学个性,其真正将内中见外、物中见情,经有限表现无限、意境的营造发挥到了极致。

 

【马一角,夏半边】

    与李唐、刘松年并称为“宋四家”的马远、夏圭,多有团扇绘画作品。因其善于在章法上大胆取舍剪裁,突破全景程式而以边角之景构图,也被称为“马一角,夏半边”。

    这种“边角之景”的绘画形式在美学思想上的反映,是一种寡中见众、近中见远的意象表达——此时的“小”、“寡”,已经不是物质性的缩小、减少,而是一个高度提炼后的点,表达物象之灵魂。艺术家的创作不再着眼于物象本身,而是转向了其内在生命和意蕴。

 

南宋  马远  寒山子像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马远(生卒年不详,南宋宁宗时期人,大约活跃于13世纪初期)

    字遥父,号钦山,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济),生于钱塘(今浙江杭州)。南宋著名书画家,与另外三位画院画家李唐、刘松年、夏圭在画史上合称为“宋四家”。

    鉴藏印:“黔宁王子子孙孙永保之”等。

 

南宋  夏圭  松溪泛月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夏圭(约1180-1230年前后)

    字禹玉,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南宋著名书画家,与另外三位画院画家李唐、刘松年、马远在画史上合称为“宋四家”。

    款识:夏圭。

    鉴藏印:明沐昂“黔宁王子子孙孙永保之”白文方印等。

 

宋  佚名  西湖春晓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

    本幅无款署。

    此页绘西湖,远山空濛,白云缭绕,湖心一小船自由游荡,湖堤一边是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庭院,庭院虽以粗笔画出,但飞檐窗台洗练而不失准确。简括明了的线条、空白的院体格式与清新淡雅的色调,使画面在含蓄蕴藉之中充满了春天的明媚。

 

 清代小品,再兴纨扇之风

    随着社会经济、审美观念的发展,相较于宋代高度的提炼性与概括性,清代的团扇艺术中,雅俗共赏、闲情逸趣的“小品”特质更为突出,尤其是利用扇柄与扇框不同结构形成的团扇特有的创作格局之下,诗书画印、酬答共笔,不拘一格的创作形式,使得团扇艺术显得更为趣意盎然、灵动隽美。

【海派诸家】

   “海上画派”是19世纪中叶(1843年)至20世纪初(1927年),一群画家活跃于上海地区并从事绘画创作的结果与风尚,是中国近代以来最为重要的绘画流派之一。

    明末清初,上海和广州等沿海城市开埠通商,吸引着各方画家云集。他们最先接受维新思想和外来文化,对传统中国画进行大胆的改革和创新,作品体现时代生活气息,融合外来艺术技法因素,在“正统派”外别树旗帜,形成“海上画派”和“岭南画派”。

    其中,“海派”即指上海周边的画家,带着吴门派、浙派、扬州派、金陵派、虞山派及毗陵派的遗风走进上海,吸取明清陈淳(白阳)、徐渭(青藤)、陈洪绶(老莲)、八大山人、石涛和“扬州八怪”等诸家之长,又受清代金石学的影响。

海派的艺术特点

    其一,花鸟画最多,其次为人物,再次山水画,依序再为杂项题材。就传统的意义上,有来自古诗词、文学作为基调,再佐以西方反衬法、结构法、设色法等。在笔法墨法的应用上,简逸而明快,只求意境而略其形式。

    其二,颇具象征性的表现。不论是花鸟或人物画,富贵寓于牡丹等花卉,结义于桃园等借古喻今,山川风光于南山之麓等,都是具有象征的手法,讲究内涵的充实。

    其三,造型与色彩华美。为了实用性与现实性,在造型的流畅上,以及较浓丽的色泽上,颇能迎合商业性的活动,也较受一般人所喜爱。

清  张熊  山水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萧山博物馆藏

张熊(1803-1886)

    字子祥,别署鸳湖外史,秀水人(今浙江嘉兴)。与任熊、朱熊合称“沪上三熊”,是海派早期领军人物之一。

 

    款识:己巳小春月既望,仿文太史笔意,应鹤年四兄大人雅属。子祥张熊。

    钤印:“熊”朱文方印。

清  任颐  人物图  团扇面  绢面  水墨   浙江博物馆藏

任颐(1840—1896)

    初名润,字次远,号小楼,后改名颐,字伯年,别号山阴道上行者、寿道士等,以字行,浙江山阴航坞山(今杭州市萧山区)人。海派领军人物之一。

    款识:幼谦先生雅正。伯年任颐。

清  倪田  松风苍翠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萧山博物馆藏

倪田(1855—1919)

    初名宝田,字墨耕,又号壁月盦主,江苏江都人,侨上海。

款识:松风涧水天然调,抱得琴来不用弹。时己丑午月,简庐仁兄大人雅正。墨耕倪田

钤印:“宝田之印”白文方印。

 

诗书画印,灵动隽美

    与宋代书少画多不同,清代的团扇书画艺术集诗书画印于一体,也更为不拘一格、丰富多变。在诗文酬答、敦亲睦友的社交场合中,再度兴起的团扇小品,好似有书画家兴之所至、挥毫而就的尽情,更有亲朋合作、清新灵动的趣意。

【团扇书画的艺术特点】

    因扇面方寸之地,团扇绘画不宜大肆铺张,故画面大多清新雅致。

    同样在书法上,楷书、篆书、隶书和行书四体出现比较多,而草书很少见。字数少则十几字,多则八九十字,更有用蝇头小楷写满几百字的,则为个中极端。

清  吴大澂  山峦孤亭图  团扇面  绢面  水墨   杭州博物馆藏

吴大澂(1835-1902)

    初名大淳,字止敬,又字清卿,江苏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清同治七年(1868年)进士。清代官员、学者、金石学家、书画家。

    款识:仿廉州太守,泽生仁兄大人正之。丙子秋日,弟吴大澂。

钤印:“清卿”白文方印。

 

【团扇书画的艺术特点】

    团扇书画在构图上,可只画一面,也可两面皆画。有些因扇柄从扇面中间穿过,一个圆面被分成两个半圆。在这两个半圆中,有的书画家忽略其扇柄,仍以一个整体待之;有的则分别以半圆构图,形成两幅独立的作品。这两幅画作,可一画一书法,也可两幅画,或两幅书法。

    如此以半圆为格局的画作,在中国其他的书画中是绝无仅有的。除了圆和半圆两种构图以外,还有的书画家在扇面上写多段不同内容、不同体的书法,或由不同的作者执笔,人为的把一个平面隔成几段,有一种特别的错落有致。

清  刘用烺  动物图  赵世骏  楷书  团扇  棕竹柄  绢面  设色   蔡念群藏

 

 

四、团扇与古代男性的士风雅事

 

    从直观的视觉感受而言,团扇的“女性气质”较为突显。然而,各种绘画与文献资料记载却表明,汉代以来至明代折扇兴起期间,中国古代男性也普遍使用团扇,且早已跳脱了其搧风的日用功能,尤其在清末中晚期文人团扇的再兴时期,团扇更是成为一种重要的身份象征、社交道具。

    所以,我们在这里讲的是在中国古代文化中,一种团扇的“文人化”传统——

    从宫廷庆会“端午赐扇”传统所表示的“尊荣性”;

    到雅集酬唱、画扇品鉴所承载的“社交性”;

    以及借扇敬古、抒情达意所意蕴的“表达性”。

    团扇,一直是文人雅士清娱自珍、鸿儒往来的重要媒介,甚至成为了中国文人的身份象征:以至于在1909年的一张照片中,四位外国传教士,身着长衫,手持团扇,列席留影——长衫加团扇,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然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尚元素。

展厅效果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金榜题名时

    在中国科举制度中,状元,经过层层选拔,严格筛选,代表了当时才识的高度。其笔墨之于扇,内容多见经世济民或吟咏文化奇观、自然胜景,片缣尺素,抒情达意,富于“达者兼济天下”的襟怀抱负,或是“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自信从容,从而使得“状元扇”成为一道独特的文艺风景。

清  洪钧  行书  团扇面   绢面   苏州博物馆藏

 

洪钧(1839-1893)

     字陶士,号文卿,江苏吴县(今苏州)人,清同治七年(1868)状元,清末外交家。

     款识:颍滨仁兄世大人法正,文卿弟洪钧。

     钤印:“钧印”朱文长方印。

 

清  陈冕  行书  胡璋  山水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蔡念群藏

 

陈冕(1859-1893)

    字冠生,北京人,清光绪九年(1883)状元。授翰林院编修。名列1998年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天下第一策——历代状元殿试对策观止》一书所推举的中国历史上最有建树的八位状元之一。

胡璋(1848—1899)

    字铁梅,清末建德梅城(今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梅城村)人,著名画家。

    书法款识:戊子长夏书应纪常仁兄大人属正,灌荪陈冕。

    书法钤印:“冠生”朱文长圆印。

    绘画款识:纪常仁兄大人属并正胡璋。

清  张謇  行书  团扇面   绢面     蔡念群藏

张謇(1853-1926)

    字季直,号啬庵,出生于当时江苏省海门直隶厅常乐镇(今江苏省海门市常乐镇),清光绪二十年(1894)状元。中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主张“实业救国”。创办中国第一所纺织专业学校,以及中国第一座公共博物馆“南通博物苑”。

    款识:彦强仁世兄属,謇。

    钤印:“臣謇”朱文方印。

 

文人雅士集

     中国古代文人往来,多喜“酬唱”、“雅集”等方式、场合。

   酬唱,即互作诗词唱和;雅集,则是一众文化圈中好友聚在一起,吟咏诗文、品书鉴画、赏玩器物、抚琴礼茶等,“或十日一会,或月一寻盟”。

    传世的雅集图中,不乏团扇纶巾、衣带当风者,与高山流水、亭榭松荫的背景相融,体现着倜傥飘逸的名士气度。现今所留存的团扇实物中,有部分可明确判断属于雅集中的作品:它们多为数人合作、吟诗唱和、挥毫而成;另外相当一部分则属闲情逸趣之时,即兴随笔、互赠亲友之用。

 

 

清  章钰朱以增等六人  书画  团扇    漆柄  绢面  设色  李超德藏

清  胡寿鼎  梧桐图  李慈铭 、陶方琦  题词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清  顾麟士  江山春钓图  团扇面  绢面  水墨   杭州博物馆藏

顾麟士(1865-1930)

    字鹤逸、谔一,自号西津渔父,别署西津、鹤庐、筠邻。元和(今江苏苏州)人。清末著名书画收藏家顾文彬之孙。

    款识:壬寅莫春,彦昇尊兄姻大人雅属,弟顾麟士。

    钤印:“鹤逸”朱文方印。

 

清  俞樾  隶书  团扇面   绢面     中国扇博物馆藏

 

俞樾(1821-1907)

    字荫甫,自号曲园居士,浙江德清人。清末著名学者、文学家、经学家、古文字学家、书法家。道光三十年(1850)中进士第十九名,曾任河南学政。

    款识:时鹑首之月丰六五爻直日,曲园居士俞樾记。

    钤印:引首印“曲园居士俞楼游客右台仙馆主人”朱文方印;“俞樾”白文方印;“荫甫”朱文方印。

 

见字如晤君

    团扇作为社会身份象征的传统,其男性持有人,不乏位列公卿的显宦,家赀巨万的富贾,或是治学传家的鸿儒。但又由于它兼有小品闲逸的气质,从而也被赋予了更多个体化的情感:其中既有闲适的生活侧写,也有对古风的追寻、对隐逸的向往。

    字字读来,细细品味,竟也能感受到当时、当景下,那些历史上的风云人物,不曾为人所熟知骨血丰满的另一面。

清  杨泗孙  行书  团扇面   绢面   蔡念群藏

杨泗孙(1823-1889)

    学名英泗,字钟鲁,号滨石。清代苏州府常熟县(今常熟市)人。

咸丰二年(1852)殿试以一甲二名榜眼及第,授翰林院编修。历任武英殿协修、纂修、总纂,国史馆协修,太常寺少卿等。其间先后任湘、鲁、闽三省乡试主考官,两任京城会试的分校官,广纳贤才,多有建树。

    款识:仲鸿贤表阮属书时壬午初春,濒石杨泗孙。

    钤印:“杨泗孙印”白文方印。

 

清  余联沅  行书  团扇面   绢面   蔡念群藏

余联沅(1844-1901)

    字晋珊,湖北孝感县(今孝感市)人。

    光绪三年(1877)中榜眼,授翰林院编修、充国史馆协修。

    后历任巡城御史,四川监察御史,江西按察使,浙江巡抚,福建布政使,淞、沪、太兵备道等职。

    款识:静山尊兄大人正,弟余联沅。

    钤印:“联”;“沅”白文连珠印。

 

    以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的《旧中国掠影》为例,其中,女性执团扇者3人,执折扇者8人,男性执团扇者16人,执折扇者13人。

    清代折扇流行,几乎是出门在外时的必备行头。男性在燕居时,仍旧常常使用团扇,此时会穿着简便,或与家人闲聊,或小憩片刻,轻摇团扇,惬意悠闲。如曾任西疆巡抚、两广总督的陶模与家中几位男性的合影中,几乎人人手执团扇,身着无领袍衫(此乃清人在家中的便服)。

 

五、团扇与古代女性的文化意象

 

    精致典雅、温婉纤细的团扇,是中国古代女性闺房不可或缺之物。其历来与古代女性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手持团扇的香闺淑媛,这种典型的视觉形象,无论是赏花扑蝶,还是掩面遮羞,已经成为中国古代文人阶层对理想女性的一种图示化表达。

    然而,在这“轻罗小扇”美好典雅的背面,还有另一种“秋风弃扇”的悲凉哀怨。扇中女子眼角眉梢的忧郁之情,持扇女子画像中的文人题诗——流转了千年的“婕妤怨”,都是借着团扇隐喻薄幸、宫怨,乃至怀才不遇、归隐独行的心理意象。

展厅效果图

展厅实景图

 

持扇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明末清初徐震所著的《美人谱》中,将美女的十条标准和情态归纳为“容、韵、技、事、居、候、饰、助、馔、趣”。其中第四女事中就有“春晓看花”和“扑蝶”;又在一大堆香闺的随用品中列有“纨扇”一种。

    佳人颜如玉,手持团扇,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而当扇面上饰有刺绣、织锦时,更为“美人持扇”平添几分特有的气质。

清  绘芝兰图  绣印章  团扇   漆柄  绢面  设色    南京博物院藏

 

双眸翦秋水,十指露春葱。

仙姿不受尘污,缥缈玉芙蓉。

舞遍柘枝遗谱,歌尽桃李花团扇,无语到东风。

此意复谁解,我辈正情钟。

喜相从,诗卷里,酒杯中。

缠头安用百万,自有海犀通。

日日东山高兴,夜夜西楼好梦,斜月小帘栊。

何物写幽思,醉墨锦笺红。

元·白朴《水调歌头·夜醉西楼为楚英作》

清  王树榖  朝妆缓步图  立轴   绢本  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王树榖(1649—1733)

    字原丰,号无我,又号鹿公、方外布衣,晚号栗园叟,仁和(今浙江杭州)人。善画人物、走兽

    自题:朝妆缓步图。雍正癸卯秋七月望后十三日,七十五叟无我。

    下钤印:“砚外鹿公”朱文印。

    鉴藏印“镜塘印信”朱文方印、“紫微山樵”白文方印、“海昌钱镜塘藏”朱文方印。

清  任熊  瑶宫秋扇图  立轴   绢本  设色    南京博物院藏

任熊(1823-1857)

    字谓长,一字湘浦,号不舍,浙江萧山人。清代晚期著名画家,“海派”艺术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是绘画全才,人物、花卉、山水、翎毛、虫鱼、走兽,无一不精。

    款识:咸丰乙卯清明第三日渭长熊摹章侯本於碧山栖。

    钤印:“渭长”朱文方印。

    诗堂题跋之一:款识:时同治十三年甲戌秋八月于吴门录山陰王孟词,星諴(xián)题任渭长画瑶宫秋扇曲。

    诗堂题跋之二:款识:调寄金缕曲,康甫许等身题,北豀李嘉福书。

 

入扇

轻罗团扇掩微羞,酒满玻璃花满头

    由于团扇与女性气质及其文化意象的种种关联,扇面上也经常会有美人入景。扇中美人,有些手中持扇,形成一种特有的“扇中扇”的别致趣味,但大都略带忧郁之意、惆怅之情,隐隐透着一股“秋风弃扇”的哀怨。

 

【合璧扇】

   “合璧”,是指一种团扇扇面装饰工艺,即扇面正反所描绘的内容为同一景象的正面与背面视角成像;透着薄薄的绢面,两个画面刚好可以重合,带来一种巧妙的观赏与想象空间。是因成扇独特的观赏方式,所特有的一种创作构图与形式。

清  仕女图  团扇   湘妃柄  绢面  设色   蔡念群藏(复原)

绘画正面:

款识:桐阴消夏,筱仁兄大人属画即希正之,丁丑仲秋中浣寿萲弟作于天香吟馆,檠次设色不足一灿也。

     钤印:“寿萲”白文方印;“朋翀(chong)”朱文方印。

绘画反面:

     钤印:“寿萲画印”白文方印。

清  胡术  金缕曲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杭州博物馆藏

胡术(晚清)

    字仙锄,浙江萧山人(近代六十名家画传作名杰,海上墨林亦作名杰,浙江绍兴人)。工人物及花鸟。

    款识:紫塍世兄大人之属。仙锄胡术画。

    钤印:“胡术”朱文方印。

   题识:癸酉季夏中句,紫塍再姪以是扇乞题,戏成金缕曲一阙,承书以应,兼调仙子,籍助一笑、瓜乡懒农炳勋。

    钤印:“炳勋”朱文长方印。

 

画扇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由于中国绘画史的大环境,古代才媛画作相对稀少,因此,“某某女史”、“某某夫人”等女性署款的团扇书画更是珍贵。

明末清初  倪仁吉  仿宋人仕女图  立轴   浙江省博物馆藏

倪仁吉(1607-1685)

    女,字心蕙,自号凝香子,浦江(今浙江省浦江县)人。

    左上款署:“庚戌孟冬摹宋人笔意,倪氏仁吉。”

    下钤“吴倪仁吉之印”朱文方印、“凝香子”白文方印。

 

民国  陈逸云  仕女图  团扇面   绢面  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陈逸云(1908—1969)

    字山椒,女,广东省东莞茶山陈屋村人。自幼喜男装,能诗能画,曾任国民政府铁道部专员,妇女代表。去台湾后,当选国民党第七届中央委员。

 

    右上方有自题:仿唐六如笔意。逸云女史写恃庚辰秋。

    钤印:“朱印”白文方印、“云生”朱文方印。

 

六、尾声

凭阑观史,齐纨今安在?

    随着社会的发展,彼时兴盛的团扇文化,已经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那一种优雅闲适、典雅精致的生活情态,物中见情、含蓄内敛的传情达意,已几乎无迹可寻。

    所以,今天我们在这里的尝试,其初衷,并非仅意在“传承”、“复兴”等高远宏大的使命,更多地是,期望通过这次集结了各种力量对团扇文化的初探,能够触动我们每一个人,对当下生活的一次重新审视与内观。

    丁酉中秋,明月入怀摇绮扇:

    读史、解人,外观、内省。

团扇:传统@现代

    在审美需求和文化消费日益增长的现代,中国传统美学元素、工艺也与现代审美理念开始越来越多的交流、碰撞与融合。团扇也不例外。无论是收藏雅玩,还是时尚服饰,在现代语境中团扇延续乃至再生的可能性,也许远远不止于传统技艺传承的狭义范畴。

现代  象牙柄  刺绣人物故事图  团扇    蔡念群藏

 

扇柄为清代象牙柄,扇面用的是清代刺绣铜镜套,正反扇面刚好取了铜镜套的两面。

现代  象牙柄  镶玉点翠  团扇   蔡念群藏

     扇子一面以清代暗花桃红色绸为面,另一面以老草编为底,嵌玉花片镶点翠凤凰。

 

 

 

 

 

 

 

 

 

 

 

 

 

 

【字体: 】 【 收藏 】 【 打印
  • 今天是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隐藏工具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