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兵热血——2017首届中华冷兵器文化交流展

冷兵热血——2017首届中华冷兵器文化交流展

2017-11-032017-12-03
周二至周日9:00-16:30
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二楼临展厅

 

展览海报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孙子兵法》开篇就讲到战争是一个国家的大事,战争是人类社会历史变迁的重要因素,是社会文明演进的催化剂。兵器作为战争工具,是人类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重要标志。各国家、民族历史上的兵器,与其强弱盛衰的文明史息息相关,涉及当时的政治、经济、科学、技术、艺术,以及生活方式、生产方式、民族属性、民族性格等多重因素,是物质文化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自秦汉以来尊儒重礼,相对重文轻武。加之历朝封建统治者为了巩固统治,自始皇帝的“销天下锋镝”到元代的菜刀管制,使得后世存留的兵器较少。目前,我们对古代冷兵器文化的研究、保护及认知仍然有待提高。近年来,随着考古发掘和相关研究工作的开展,不少“上国神兵”相继现世,不使清锋久蒙尘,斯为幸事。

    改革开放后,民间收藏渐热,其中不乏冷兵器爱好者,对于传统冷兵器的保存、整理、研究做出了一定贡献。本次展览乘“复兴中华”的历史大潮,集萃民间传统武备收藏精品,对中国古代冷兵器做一次全面性的展示。借以弘扬民族文化,彰显尚武精神,提高大众认知,激发爱国热情。

 

展厅效果图

展厅效果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展厅现场图

 

第一单元    金铜生

    《左传》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在夏、商、周至战国的时代,以青铜铸造用于国计民生的礼器、乐器、货币及事关国本之重的兵器。上古三代,我国青铜文明就远远高出同时期的其他国家或地区,而后的春秋、战国之世更是已臻巅峰。

    铜兵中,如“郑之刀”、“宋之斤”、“鲁之削”、“吴越之剑”,及百越等地各具地域文化的青铜利器,皆是其时量材而用、因地制宜所造。兵器优劣、带甲多寡为当时国力之体现。同时,青铜兵器非只用于战阵搏杀、克敌制胜,在当时社会中,更是兼具礼器之用,在王侯及士族中晋接投赠。季札挂剑,“延陵季子记旧诺,千金之剑挂徐陵”,世为美谈。

    在此背景下,铜兵之作,离镂攻错,糜资耗费,正不亚于鼎彝重器。“虽复尘埋无所用,犹能夜夜气冲天”。青铜兵器非只关乎良材美制,亦反映出当世的戎政军制、战阵攻伐、名物相认,乃至延伸到艺术风格、文化变迁、科技进步诸方面,是研究该时期历史、社会、战争、文化、科技发展的重要承载。

 

商晚期 直背凹刃有阑柄半圆环首青铜刀

 

春秋晚期 菱格纹青铜剑

春秋晚期 鸟兽纹戚

 

战国 青铜复合剑

 

第二单元 百辟精炼

 

    人类从青铜时代步入铁器时代,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

    我国最早出现铁兵器在春秋早期,大都为块铁制品。至秦末汉初,对橐龠鼓风冶炼技术的充分应用,使得铁制兵器逐步取代了青铜兵器。居延新简《相宝刀剑》所录“欲知剑利善,故器者,起拔之,视之,身中无推外,故器也”;《梦溪笔谈》“但取精铁,锻之百余火,每锻称之,一锻一轻,至累锻而斤两不减,则纯钢也”。都揭示了我国钢铁冶炼技术的突变性进步。自西汉武帝始,“百炼钢”技术被充分应用于兵器之上,推动质量上的飞跃,并对周边地域产生了重大历史影响。

    这些先进的冶炼锻造及热处理的方法至魏晋时期又达到一个新的峰值。这一时期南北朝的分裂对峙,也为南北冷兵制造技术的主动提高与客观交流提供了历史机会。北朝民族以出身西域的游牧部族为主,交流融合了西亚的冶炼、锻造技术;同时“水排鼓风”这一新科技在南朝得以应用,催生了新冶炼技术“宿铁法”的产生。

    在这种时代风气熏陶下,开始出现兵器方面的专著。陶弘景所著《古今刀剑录》对夏、商、周以来的历代宝刀名剑做了详细记述。这就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为中国古代冷兵器搭建了承前启后的桥梁。

汉代 大铁戟

西汉 宽槽内弧环首刀

 

南朝 切刃造手刀

 

第三单元 金戈铁马

    隋唐开始,中国再次进入大一统时代。因对外战争频繁,更高产的“灌钢法”替代了相对落后的“炒钢法”。铁矿开采也有较大发展,唐宣宗时曾一次增铁山七十一座。同期还有大量进口铁料,著名的如北印度地区出产的“乌兹钢”。另外,受外来影响,武器战具形制的变化较大:佩刀方式改为“双附耳式”, 在流传千年的环首又出现“圭首”,传统的“札甲”改为“明光铠”。

    其后历经五代十国战乱时期,以及辽、宋、夏、金对峙时期,又一次群雄逐鹿的历史变乱也令兵器发展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辽的国号意为“镔铁”,即坩埚钢,研磨后呈现晶格状花纹,俗称“雪花镔铁”,属于仿制乌兹钢。北宋已开始采用煤炭炼钢,自北宋末,吸收中亚元素,源自唐代的目铆式刀茎大量被易造易修的尾铆式刀茎代替,成为后世中国刀剑装具的主流。而约自南宋初,军中批量装备的兵器,开始采用易制省料的“夹钢”、“嵌钢”等方法来制作,大幅度降低了制造成本。

    元代,居于统治地位的蒙古民族,将西域一带更适合马上作战的武器制作技术带回中原,形成以火器、外弧弯刀、打砸类兵器为代表的兵器特色,并随蒙古大军所到之处迅速普及。

五代 卷草纹反刃刀

 

宋 鱼化龙斧

 

宋 铁雕鋄银鱼化龙斧

辽(金) 佩刀

 

第四单元 执锐克坚

    明代,冷兵器面临着几个重大变化。一方面火器已有相当程度的应用,但在当时阶段的制造水平下,火药武器易受天气因素制约,且落后的交通工具及运输方式并不能有力地支撑弹药的后勤补给保障,使火器使用受限极大,无法取代冷兵器的地位。在与火器的分庭抗礼中,明代冷兵器跟随北方防御态势、以及主要作战对象的变化而变化。

    这一时期,把军器制造与军事思想、防务重点、作战方式结合起来进行系统论述的志、书出现,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被誉为“中国古代军事百科全书”的《武备志》。其中所表现的军事思想如“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此三代之所以为有道之长也。自武备弛,而文事遂不可保”,在今天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警世意义。而在技术层面,像戚继光《练兵实纪》等军事著作都有具体而微的阐述和解释。整体而言,明代冷兵虽已万不存一,但从遗留来看,依然不乏精品。

 

明 道家敕魔剑

明 蝴蝶剑

明 昌都武官腰刀

明晚期 龙吞刀矛

 

明  盘龙铜柄竹节鞭

 

第五单元  霜刃余晖

    清代,军器制造沿袭明制,但已处于冷兵器的尾声期。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朝廷编著刊发《皇朝礼器图式》,将全军配备武器制式以图样标明,展现了清代武器装备的高度标准化和制度化。但职官佩刀、佩剑等已少有用于战场,仅作为军官显示身份的佩戴物,且军官同时佩刀剑和短火铳的情况开始多见。枪、矛、透甲锥等长杆兵器虽仍为普通士兵标配,但基层军队中火器配备比例越来越大。然而因政策及生产水平的原因,我们的武器已明显落后于同时期其他国家。

    至民国,冷兵器多为弥补军中热兵器的诸多不足。当时国造冷兵器主要有抗战时期的军砍,西北军阀马步芳部、马鸿逵部骑兵所用传统样式马刀及后期仿日式马刀。部分地方军队还配有进口日本32式马刀、俄制恰西克骑兵刀等进口冷兵器几类。

 

 

清 灵芝如意格錾花剑

 

清 铜镂空龙纹装鎏金官刀

清 鋄银装大雁翅刀

清 湘西土司刀

 

民国 青天白日旗

 

后记

    千载辉煌,一朝终结;百年屈辱,足以警醒。落后挨打,虽是历史,永志不忘。趁此机会展览我国历史武备,感悟先辈当时战天斗地的勇气,更需珍惜当今来之不易的和平年代。为此吾辈,自当奋发。允文允武,一振家国!

 

【字体: 】 【 收藏 】 【 打印
  • 今天是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隐藏工具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