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匠之风大师个展系列之卢伟孙青瓷艺术展

大匠之风大师个展系列之卢伟孙青瓷艺术展

2017-09-222017-10-22
周二至周日9:00-16:30 (节假日正常开放)
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二楼临展厅

 

展览海报

 

前言

    “霞不重以丹青,云不施以彩绘,恐失其岚光野色、自然之气也”。龙泉青瓷之美,贵在简约清新,疏淡精匀,是“类冰似玉”,是“雨过天青”,是“山峰翠色”,融合“天时”、“地利”、“人巧”,体现天地之大美。

    以瓷比玉,龙泉青瓷釉色纯净胜玉,器形圆润似玉,气质尊贵如玉。以玉比德,孔子曰“夫玉者,君子可比德焉”,这使如玉般的龙泉青瓷又多了一层仁﹑忠﹑礼﹑信的色彩。而天然之玉难免有瑕疵,人造美玉却能达成精致与纯粹。

    今天的龙泉,青瓷制作技艺承续不辍,一批传承者凭借着对传统技艺的热爱与理解,对龙泉青瓷做着全新的诠释,令传统工艺大放光彩,卢伟孙便是其中一位代表人物。其作品釉色青翠温润,宛如碧玉,线条优美,光华流转,蕴含极致的典雅与静美,自成一派,有着“中国式”田园抒情特色。此次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甄选卢伟孙大师的经典作品,以至诚之匠心,精粹之美玉,带您聆听手与心的倾述。

展厅效果图

展厅效果图

展厅效果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展厅实景图

    龙泉青瓷始烧于三国两晋,创烧早期产量不大,以民用为主。北宋中晚期龙泉窑集越窑、婺窑、瓯窑等优点于一身,凭借自身优质瓷土的特点创造了优美至雅的青瓷器。在南宋达到历史高峰,“粉青”,“梅子青”的成功烧制在中国瓷器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科学测试结果表明,“梅子青”与“粉青”两种釉的化学成分相同,所不同的是,“梅子青”釉比“粉青”釉的烧成温度高50℃左右,釉中铁离子的还原率相对较低。明代以后随着江西景德镇青花瓷的兴盛,龙泉窑逐渐衰落,至民国时,几近中断。改革开放后,得到政府重视,开始复兴与发展。

    在1700多年的传承过程中,龙泉青瓷形成了青釉配置、多次施釉,厚釉烧成和开片控制等独特的传统烧制工艺。2009年,“龙泉青瓷烧制技艺”正式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成为全球首个入选的陶瓷类项目。

第一单元——汲古怀远

    传统龙泉青瓷,特别注重釉色和质地所表现的艺术美感。做青瓷就是在做美玉,是否有玉质感历来为龙泉青瓷最高的审美评价标准。青瓷是美好人格和道德的精神象征,是类玉非玉而又胜玉的艺术延伸,是寄寓了心平气和的儒雅之气。它“类冰比玉”的审美形态贯通于生活的方方面面,把人格和器物有机结合起来,在瓷品中见人品。

    现代龙泉青瓷在传承过程中,器形基本沿用传统造型,设计观念还停留在再现传统上,或采取纯自然主义的方法对待艺术上的创作,出现色彩与形式脱节,器型结构老化等问题。卢伟孙的创作作品中,为数最多的还属传统器形。传统是基础,只有打下扎实的基本功才有可能现在创新的道路上有所突破。在缺乏创造灵感的时候,卢伟孙会回归到传统,花一段时间研究传统的技艺,在传统中得到灵感,真正从古人那里吸收精髓,并且每年都会留出两三个月时间静心思考,四处观摩,以求创造出真正让自己满足的作品。

作品《春逐鸟声之一》

作品《金丝纹片大瓶(梅子青)》

作品《盛世花开》

       作品《凤求凰》

 

第二单元——星开碧落

    青瓷烧制不仅是一种技术,更是一门艺术。只有让工艺与艺术完美融合,用心灵感知器物,在作品中倾注自己的情感,才能制造出具有现代审美价值的青瓷艺术品。卢伟孙的青瓷作品传承哥、弟瓷器“清澈如秋空、宁静似深海”的特点,又大胆创新收取现代艺术思想,融传统与现代为一体,在当地耕耘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经过30余年的青瓷创作,卢伟孙大师凭借着对泥料、釉料配方以及烧制技术的熟练掌握,将南宋中期至元初,龙泉青瓷的多种视觉艺术效果烧制于同一器皿之上。使用两色和几色的瓷泥,采用辘轳扯拉坯这种祖辈传承的工艺成型,运用叠、贴、揉、拍、提、拉、修、刻等技术,成功烧制出哥、弟绞胎瓷的作品,并将家乡的美丽的山川河流与深厚的文化底蕴,融入到“春的雨思”、“夏的记忆”、“秋的印记”、“冬的思绪”等主题的作品中,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中国式”田园风格。

作品《冬的思绪》

作品《清韵夕飞》

作品《天际云霞盖罐》

第三单元——独辟新界

   “青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是对传统龙泉青瓷的高度评价。延续千百年的青瓷制作传统,是历史的积淀和文明的传承。它给予现代龙泉人深厚的文化底蕴与高尚的审美品位,如何将传统美玉以现代的制作手法修饰与提炼,令其重放光彩是卢伟孙大师一直努力的方向。

    立足于传统,并不是墨守成规;研究传统,是为了更好地创新和立意;打破传统,是为了让古老工艺注入新的生命力。只有遵从传统美学思想的“根源”,对传统的形体与装饰等有选择地借鉴、分解与提炼,把握其中的文化蕴涵,借由现代创作手段进行概括、重构,才能创造出具有传承意义的当代青瓷艺术。卢伟孙的艺术追求很大程度上是受明代杰出的画家石涛的影响,作品或多或少都如影随形地伴着些石涛绘画的痕迹。他力求将万千自然溶于瓷中,瓷中不仅有山水形,更为山水意。

作品《清泉》

作品《溪山月影》

作品《天池》

作品《清·游鱼大洗》

 

第四单元——心手合一

    尝见青瓷制作者,俯首向下,深埋两臂之中,唯侧耳倾听泥土的声响。只此一瞬,手与心融在一起,将自身感受从拉坯的身形中解放出来。手工拉坯是传统青瓷制作工艺中非常重要的一步,这并非日复一日的简单劳作,而是一种文化、心灵的沉淀。现代技术和机械化的操作虽然提高了制瓷效率,实现了批量生产,但要制作青瓷艺术品,手工技艺是不可取代的。

    现代青瓷制作工艺流程大致可分为:原料制备、成型、装饰、施釉、装窑、烧成。

 

 

 流程介绍:

    原料制备:龙泉青瓷制作原料按照功能用途分为泥料与釉料。釉色烧制成功的秘诀跟釉料和胎土的配方有关,釉料和胎土的恰当调配是龙泉青瓷发色和釉质良好的关键。

原料制备

     成型:龙泉青瓷的成型方法主要有拉坯成型法和模具成型法。两者都需要纯熟和高超的手工技艺。

成型

    装饰:龙泉青瓷主要的装饰手法有:刻、划、印、贴、堆、塑、捏、镂、露胎等。装饰图案有宗教、植物、动物、人物等。

装饰

    施釉:龙泉窑最典型的特点就是薄胎厚釉,厚釉技术除了釉料制备外,最关键的工序就是多次素烧与多次施釉相结合。传统的施釉方法,主要是浸釉和荡釉两种,此外还有适当时候的涂釉。

施釉

    装烧:龙泉青瓷的装烧方式主要有泥点支烧和垫圈垫烧。泥点支烧只有在北宋前曾经用过,北宋后,除了特殊器形用其他垫具外,一般均用垫饼或者垫圈垫烧。

装烧

    烧成:一般要注意两个方面,一是窑度,温度的高低直接影响釉的发色和质地,龙泉青瓷在烧制时的温度一般控制在1200度,二是烧成时的气氛,合适的气氛才能烧制出纯正的龙泉青瓷。

烧成

后记

    龙泉青瓷的传承,气脉逾千余年不断,延续至今,烧制时间长,覆盖范围广,生产产量大,对外交流影响深远,是我国古代最重要的瓷器之一。南宋末期,粉青和梅子青的烧制成功,巧夺天工,是公认的青瓷釉色的巅峰,其本身包含了丰富的审美意蕴。

    龙泉青瓷线条简洁、造型利落,釉色纯粹、装饰优雅,享誉国内外,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与艺术鉴赏价值。从生产至今龙泉青瓷在器物造型,装饰手法,烧制工艺和审美情趣上都有了很高的成就,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只有将这种优秀的制瓷工艺挖掘并传承下去,才能打造更加至纯精粹之美玉。

 

大师名片:

    卢伟孙,1962年生于龙泉,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龙泉市政府授予青瓷艺术终身成就奖。其所作青瓷作品融传统与现代为一体,既保留了传统青瓷釉色晶莹剔透,造型端庄秀丽的特点,又大胆吸收现代思想。作品器型单纯、简洁,釉色清雅古淡,釉色清雅古淡,厚薄相间,得自然三味。

 

 

【字体: 】 【 收藏 】 【 打印
  • 今天是 2018年01月22日 星期一

隐藏工具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