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美大讲堂第四十七讲《流光溢彩珐琅器》

副标题: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藏珐琅精品展及珐琅器简介
讲座时间: 
2014-01-18 10:00
地点: 
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一楼报告厅
主讲人: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陈列研究部主任 曾思平

    您知道什么是珐琅吗?您想知道掐丝珐琅、錾胎珐琅、画珐琅的区别吗?您想感受来自五羊城的华丽“洋瓷风”吗?您想了解清代珐琅的特色吗?工美大讲堂第四十七讲《流光溢彩珐琅器》将于2014年1月18号开讲,将由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陈列研究部主任曾思平带您一起鉴赏烁金繁花的珐琅工艺精品。参加讲座还可获得精美的展览礼品,赶紧报名吧!

 

   【讲座信息】

   (一)讲座主题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藏珐琅精品展及珐琅器简介

   (二)主讲人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陈列研究部主任   曾思平

   (三)讲座时间

    2014年1月18日10:00—11:30

   (四)讲座地点

    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一楼报告厅 

   (五)咨询报名 

    88197511  

 

   1月18日上午,工美大讲堂第四十七讲《流光溢彩珐琅器》在中国刀剪剑博物馆举行。本次讲座主要介绍的是烁金繁花的珐琅精品及珐琅器的简介,特别邀请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陈列研究部主任曾思平主讲。曾主任介绍了珐琅的种类、清代珐琅的工艺特点及广州珐琅的发展概况和工艺特点。通过讲座,观众们了解了珐琅器的有关知识,惊叹于珐琅的精湛工艺,激起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兴趣和热情。 

 

   陈氏书院(陈家祠)落成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是清代广东各地陈姓宗族在广州合资建造的合族祠。陈家祠建筑规模宏大,装饰精美华丽,集岭南地区多种建筑装饰工艺于一体,包括有木雕、砖雕、石雕、陶塑、灰塑、铜铁铸和彩绘,被誉为“岭南建筑艺术的明珠”。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以陈家祠为馆址,成立于1959年,是当时全国首个以民间工艺命名的国有博物馆,现为国家二级博物馆,同时也是陈家祠的保护和管理机构。建馆50多年以来,通过爱国人士、知名收藏家和工艺家捐赠以及多方征集,我馆已收藏各类珍贵文物与现代工艺精品共计3万件(套),其中国家级珍贵文物近3000件(套),是广东省内博物馆中收藏明清以来广东民间工艺精品最为丰富的艺术类博物馆。

   此次珐琅展品以广州制造的画珐琅器为主。既有为宫廷而制的精品,也有民间作坊的艺术品,造型多样、装饰华美、工艺精湛;其用途广泛,涉及陈设、祭祀、生活等多个方面,再现了当时的生活细节。希望来自五羊城这股华丽的“洋瓷风”,再现中外艺术交融而生的艺术价值。珐琅器即金属胎珐琅器,是将粉碎研磨的珐琅釉料,涂施于金属加工工艺制作后的金属制品的表面,经干燥、烧成等制作过程的复合性工艺制品。珐琅器的制作是集冶金、铸造、绘画、窑业、雕、錾、锤等多种工艺为一体的复合性工艺过程。既具备金属贵重、坚固的特点,又具备珐琅釉料晶莹、光滑及适用于装饰的特点。制造工艺复杂,釉料配置和烧造的技术难度大,生产成本高。它有着黄金般的华贵和宝石般的绚丽,历来是宫廷贵族御用之物,民间则很少流传。

   珐琅器是来自西方的珍宝,我国最早的珐琅器是于公元12世纪时从阿拉伯经中西贸易直接或间接传入的。蒙元时期,掐丝珐琅的制作工艺传入我国,明代开始大量烧制,并于景泰年间达到了一个高峰,后世称其为“景泰蓝”。此后,景泰蓝就成了铜胎掐丝珐琅器的代称。珐琅器自传入我国后,迅速本土化,形成了具有中国民族艺术风格的新兴工艺品,以造型浑厚、装饰华美而独树一帜,以其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艺术魅力成为世界工艺美术中最优秀的财富之一。中国古代习惯将附着在陶或瓷胎表面的涂料称“釉”,附着在建筑瓦件上的称“琉璃”,而附着在金属表面上的则称为“珐琅”。珐琅釉与琉璃、陶瓷釉同属于硅酸盐类物质,属低温色釉,烧结温度一般在1000℃以下。珐琅釉料的主要原料是石英、长石、瓷土等,它以纯碱、硼砂为熔剂,金属氧化物为着色剂,经过粉碎、混合、熔融后,倾入水中急冷成珐琅熔块,再经细磨而得珐琅粉,或配入粘土经湿磨而得珐琅浆。把珐琅浆涂敷于金属制品的表面,经干燥,烧成,即得到珐琅器。

   珐琅器按胎骨材质及加工方法分为:金胎珐琅器、银胎珐琅器、铜胎珐琅器、瓷胎珐琅器、玻璃胎珐琅、紫砂胎珐琅等。铜胎珐琅因为铜料与表面珐琅容易结合,且铜料价格相对容易接受,因此铜胎珐琅最为广泛。就是现在,珐琅器依然大多使用铜胎。金胎因造价过高,难为常人所接受,清三代时基本只限内府制作使用,且数量极其有限。瓷胎珐琅(即珐琅彩瓷),顾名思义,是在瓷胎上绘制的画珐琅。它是瓷器与画珐琅制作工艺的完美结合,制作要求对两者都要求很高,因此起步与成熟时间较晚。紫砂胎珐琅制作比较少。玻璃胎珐琅有一些是鼻烟壶。

   依据金属胎珐琅器在金属加工工艺和对珐琅釉料的处理方法分为:錾胎珐琅器(又称内填珐琅器)、锤胎珐琅器、透明珐琅器、掐丝珐琅器、画珐琅器。

   錾胎珐琅器的工艺制作过程是:在金属胎的表面,按照图案设计要求描绘纹样轮廓线,然后运用金属錾刻技法,在纹样轮廓线以外的空白处进行雕錾减地,从而使得纹样轮廓线起凸,再在其下凹处填施各种颜色的珐琅釉料,经焙烧、磨光、镀金等加工过程后,方可成器。其表面能给人一种似宝石镶嵌的感觉。

    锤胎珐琅器:约起源于清康熙、雍正年间。制作方法是:按照图案纹饰的设计要求,以金属锤揲加工技法对金属胎进行加工处理,从而锤出图案花纹,然后填施各种颜色的珐琅釉料,再经焙烧、磨光、镀金而成。独到之处是在其凸出的部分点施珐琅釉料,而其凹下的部分则以镀金饰之,用金色来衬托点施珐琅的花纹。这种方法突出立体效果,尽显珐琅釉料的晶莹剔透。錾胎珐琅器与锤胎珐琅器最大的区别是纹饰图案的起线方法不同。錾胎珐琅器是在胎的表面以錾刻技法起线,而锤胎珐琅器是在胎的背面以锤揲技法起线。

   透明珐琅:源于13世纪末意大利,初为单色半透明性质。约14世纪末15世纪初,法国工匠制作了多彩透明珐琅器,雍正年间我国开始生产了透明珐琅器。它是在錾胎珐琅器衰落时开始兴起并发展起来的。以清乾隆年间广州制造的透明珐琅器最为著名。其制作方法是:在金属胎上用金属錾刻或锤花技法锤錾出浅浮雕纹饰,再罩以透明或半透明的珐琅釉,经烧制后,纹饰显露出因图案线条粗细深浅不同而引起的视觉上明暗浓淡的变化。透明珐琅因其融点不同,可分为高温熔融的硬透明珐琅和低温熔融的软透明珐琅。硬透明珐琅的透明度极好,如晶莹闪烁的宝石,有蓝、绿、黄、红、紫等色,,当时只有广州可以生产;软透明珐琅呈半透明状,光泽似水晶,有蓝、绿、紫、黄、粉红等色,各城镇银楼均可烧造,制成银首饰传播民间,亦称银烧蓝、烧蓝或银蓝。器型有盒、盂、盆、觚、香囊、香筒、手炉、烛台、灯、翎管以及麻姑献寿、天女散花等,也有兼用嵌珠、石等工艺的。

    掐丝珐琅器:据考古发现,珐琅器最早诞生于希腊,希腊普鲁斯岛出土的公元前12世纪的六枚戒指和双鹰权杖首,被公认为最原始的掐丝珐琅。铜胎掐丝珐琅,俗名“珐蓝”,又称“嵌珐琅”,是一种在铜质的胎型上,用柔软的扁铜丝,掐成各种花纹焊上,然后把珐琅质的色釉填充在花纹内烧制而成的器物。因其在明朝景泰年间盛行,制作技艺比较成熟,使用的珐琅釉多以蓝色为主,故而后人约定俗成,将该类金属胎掐丝珐琅器称之为“景泰蓝”。

   公元前5—6世纪又曾烧造珐琅器;直到公元6世纪,希腊拜占庭的珐琅工艺逐渐发展。公元10—13世纪初,掐丝珐琅工艺极为兴盛。在12世纪,掐丝珐琅器经由东西方贸易的兴起,由阿拉伯地区直接或间接传入我国。而后又由于蒙古人统治欧亚大陆,建立大元帝国,由于人种的迁徙与文化技艺频繁的交流,在元后期,掐丝珐琅的制作技艺随着西方艺人传入我国。明初,掐丝珐琅已经被某阶层的人士使用,到了景泰年间,珐琅工艺臻于鼎盛。掐丝珐琅由金、银、铜等贵重金属,集掐丝、烧焊、点蓝、烧蓝、磨光、镀金等十余道工艺精制而成,既运用了青铜工艺,又利用了瓷器工艺,同时大量引进了传统绘画和雕刻技艺,包含了造型艺术、装饰艺术、环境艺术、空间艺术。它集历史、文化、艺术与独特的传统工艺于一身,古朴典雅,精美华贵,以独特的民族风格和深刻的民族内涵闻名中。元明清三代掐丝珐琅的概况:元代:蒙古人重视工匠,在长期的征战过程中搜虏被统治地区的工匠并广设工场来发展元代的手工业,西元1219年成吉思汗攻击大食国,每每攻下一城,往往仅保住工匠,余尽歼灭,并分遣工匠于诸队、或赏其诸子诸妻诸将、或召赴蒙古营中工作、或遣送蒙古。元蒙统一全国后,随着对外交流的增多,许多身怀绝技的工匠纷纷来到中国,阿拉伯工匠带来了烧造掐丝珐琅的技术和主要原料。当时的掐丝珐琅器可能尽为皇家服务的,由于烧造技术的不成熟,故生产规模并不大,产品并不多。从现存的几件元代掐丝珐琅器来看,中国工匠在学习、掌握烧造珐琅技术后,为符合中国统治者的审美趣味,生产出了具有民族风格的制品,但装饰品方式仍保留着一些阿拉伯的艺术韵味。明代:明代早期的掐丝珐琅器具有朴实庄重的艺术特征。宣德时期的掐丝珐琅器造型淳厚庄重朴实,多以浅蓝色釉为地,缠枝莲纹为主要装饰题材之一,多以单线勾勒大花大叶,并出现了一些新的图案装饰,如龙戏珠、蟠螭、狮戏球及各种折枝花卉。景泰年间的景泰蓝制品工艺得到了更大的发展,胎型有方有圆,并向实用方面转化。装饰纹样以大明莲为主,其色彩以二蓝(湖蓝)为主色调,配以少量红、白、绿、黄等色。色调统一、讲究、装饰得体,装饰铜活造型优美,粗细结合,重点突出。明代晚期的掐丝珐琅器以万历作品为代表,其风格刻意求变,主要表现在器物造型、珐琅釉料颜色品种的增加、色彩的运用以及图案的题材等方面。釉料颜色丰富多彩,砂眼减少,表明烧制水平的恢复和提高。色彩的运用上出现了同一件作品同时使用两种或以上的珐琅釉地色。图案装饰题材更为广泛,除了缠枝莲纹外,龙凤纹、山水人物纹及宗教象征八宝纹等出现,并出现文字与图案相结合的装饰纹样。清代:经过顺治恢复期,康熙时代掐丝技术有了改进,铜胎成型规整,以小型器物居多,珐琅釉的色泽纯正光洁,彻底改变了灰暗干涩的质感,造型、图案及釉色特点均仿造“景泰御前珐琅”的特征。雍正年间制造的掐丝珐琅器目前尚未发现有年代款识的作品。故乾隆时期的掐丝珐琅可以反映清中期的整体水平,其时掐丝珐琅的烧造展现出新的繁荣景象,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至嘉庆到清末,铜胎掐丝珐琅工艺开始走向衰落,并最终走向民间。

   画珐琅又称“洋瓷”。据清代蓝滨南在其《景德镇陶录》中记载,画珐琅是以金属铜做器骨(胎),用五颜六色的瓷粉(珐琅釉)经烧制而成。简单的说,就是先于红铜胎上涂施白色珐琅釉,入窑烧结后,使其表面平滑,然后以各种颜色的珐琅釉料绘饰图案,再经焙烧而成。画珐琅富有绘画趣味,故又称“珐琅画”。画珐琅的制作技法起源于15世纪中叶欧洲比利时、法国、荷兰三国交界的佛朗德斯地区。15世纪末,法国中西部的里摩居,以其制作内填珐琅工艺为基础,发展成画珐琅的重镇,初期制作以宗教为主题的器物,后来逐渐制做成装饰性的工艺品。随着东西贸易交往的频繁,尤其自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廷平定台湾以后,禁海开放,西洋制品开始涌入,西洋珐琅便由广州等港口传入中国,并就地设厂研制,称之为“洋瓷”,宫中则称其为|“广珐琅”。

   康熙十九年(1680年),朝廷在紫禁城内武英殿附近设置珐琅作,主要生产铜胎掐丝珐琅和錾胎珐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清政府收复台湾,废除海禁,欧洲的金属胎画珐琅器作为贵重工艺品,由来华的传教士带入广州,并进贡内廷。这些舶来的画珐琅器以它精细的彩绘技法和华丽的装饰风格,而深受皇宫贵族和广州地方官员和土庶的喜爱。康熙皇帝对此很感兴趣,并力图使中国的珐琅工匠掌握这门技术,于是广州和北京内廷珐琅作的工匠分别在两地试烧画珐琅,经过大约10年的时间,成功地烧制出了我国的金属胎画珐琅器。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以后,随着广州和欧洲的画珐琅器制作匠师进入内廷,参与指导造办处珐琅器的生产,甚至亲自操作,画珐琅器的生产遂呈现繁荣景象。康熙五十五年,经广州巡抚杨琳推荐,广东画珐琅匠师潘淳、杨士章,并有西洋人三名,法蓝(珐琅)匠二名,徒弟二名,进入内廷。康熙五十七年,奏准武英殿珐琅作改归养心殿,增设监造一人,显示出康熙皇帝对珐琅器生产的重视。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法国画珐琅艺术家陈忠信被召至内廷指导画珐琅器的生产。在中外匠师的共同努力下,宫廷造办处珐琅作很快熟练掌握了金属胎画珐琅烧制技术,并烧造出一大批具有浓郁宫廷韵味的金属胎画珐琅器。同时,造办处珐琅作还尝试着将这种技法移植到瓷胎上,于是便产生了瓷胎画珐琅,即今人所称的“珐琅彩”。雍正时期是画珐琅生产逐渐兴盛的阶段。雍正皇帝对新兴的画珐琅情有独钟。客观上刺激画珐琅的生产,数量增多,式样不断翻新,图案、釉色有新的发展和变化。黑釉是雍正时期烧成的。雍正年间自行研制成功了新的珐琅色釉20余种,极大丰富了珐琅色釉种类,为乾隆时期的金属珐琅工艺的全面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雍正年间画珐琅工艺传入苏州地区,在浓厚的工艺基础上,苏州生产的画珐琅作品风格独具,从而形成了内廷珐琅处和广州、苏州三大画珐琅生产中心,产品各有特点。乾隆时期的画珐琅工艺,发展突飞猛进。乾隆皇帝酷爱珐琅工艺,还积极支持画珐琅的生产,干预指导制作过程、制定赏罚措施、指导仿制“景泰御前珐琅”,还命令宫廷画家多次参加画珐琅的生产,质量高、许多前所未见的新作品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在图案、色彩、器型等方面都有所创意,有所突破。乾隆时期的画珐琅工艺,主要有宫廷样式和广州样式两种。宫廷样式的画珐琅器则侧重传统的工艺手法,图案严谨工整,画工精美细致,釉色温润细腻,多以明黄色作地,具有浓厚的皇家气息。广州样式的画珐琅器,更多吸收了欧洲艺术风格,构图多以欧洲大卷叶纹为装饰,线条奔放,器型新颖,胎体轻薄,釉色明艳。清晚期的嘉庆初年,画珐琅还保持着乾隆时代的某些遗韵,画珐琅器的生产也有几分成就。此后,随着国力的衰退,画珐琅器的生产已然是日薄西山,虽曾一度出现回光返照,但毕竟是气息奄奄,无力回天了。北京以掐丝珐琅(俗称景泰蓝)为长,广东以画珐琅为长,南北两地工艺各有特色。同为中国传统珐琅工艺的两大瑰宝,享誉中外!画珐琅属于珐琅工艺中的一大类,并且是珐琅制品中工艺难度及级别最高的门类。画珐琅是使用金、银、钛等饰品用金属制胎,然后将石英、长石、氧化金属等无机矿物质配制成的珐琅彩釉质颜料通过借助显微镜微绘于金属胎上的凹坑处(开光处),然后至入高温窑炉中经800度高温炉火反复烧结而成。其间要不断绘彩不断入窑烧结达十数次几十次甚至百多次,直到各色烧成呈色,最后才出炉一件精美的画珐琅制品。工艺制作程序分为:设计、制胎、绘彩、烧彩、打磨、抛光。历时长,费工费力,并且报废率相当高,花费数月烧制十件,成品率甚至不到两三件。可想工艺难度之大。制品非常珍贵,普通人家使用不起。画珐琅色彩非常绚丽,具有宝石般的光泽和质感,耐腐蚀、耐磨损、耐高温,防水防潮,坚硬固实,不老化不变质,历经千年而不褪色、不失光。画珐琅艺术表现力很强,型、色、光三者俱佳!

   广州是清代珐琅器工艺的重要基地及最大的产地。广州珐琅工艺,品种齐全,技艺精妙,同时喜欢在一器上运用多种工艺制成复合珐琅工艺品。广州掐丝珐琅学自北京掐丝珐琅,掐丝生动,釉色鲜艳。广州錾胎珐琅受外国錾胎珐琅的影响,錾工精熟,釉色淡雅,以大型龛塔、瓶、炉类陈设品居多,其质量与生产均属清代之首。圆明园落成后,曾以大量广州錾胎珐琅装饰室内,遗憾的是都毁于1860年英法侵华劫掠后的那场大火。画珐琅自西方传入,发轫于广州。图案多为卷草番花和西洋楼阁、山水、妇婴等。釉色明亮,用笔奔放,构图繁密。清康熙二十三年( 1684 )开放海禁,画珐琅制品由来华的欧洲商人及传教士带入广州。广州艺人最先接触到西方盛行的画珐琅工艺,并就地设厂研制,广州成了中国最早烧制画珐琅器的地方。因此,画珐琅又有“洋瓷”之称。17世纪晚期,画珐琅工艺品自广州传入中国,并进贡到朝廷。其优美的造型、绚丽的色彩,深受康熙皇帝的喜爱。为了满足宫内的需要,专门设立了烧制珐琅的机构──养心殿造办处珐琅作,并多次征召广东优秀画珐琅工匠进京效力,大量烧制珐琅器以供皇室享用。广东珐琅艺人在康、雍、乾三朝造办处珐琅作内始终是主力,据档案记录,留有名字的就有林朝楷、潘淳、杨士章、张琦、邝丽南、党应时、杨起胜、黄深、黄念、黄国茂、梁绍文、伦斯立、罗福旼、李慧林、胡思明、梁观、胡礼运、戴恒、邹文玉、汤振基、唐金堂、曾五连、周岳、胡大有、胡思明、罗福政、余熙章、李应时、黎明、冯举、吕云鹤、张二、叶九、王凯瑞、郑永福等。广东不仅向内廷提供人员、技术,同时还向内廷提供进口的或广州制造的珐琅彩料,对清内廷的画珐琅工艺的发展与提高起了决定性的作用。1958年9月,从广州回乡的花县(现广州市花都区)籍老艺人许锐洪、许锐光、张煊尤等,组织炭步特种工艺烧青社,恢复珐琅工艺的生产,产品均出口。后来由县接收,更名为花县珐琅厂,其产品大量进入国际市场。因受“文化大革命”冲击,1968年被迫停产,1971 年恢复生产。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特别是1990 年代以来由于社会需求急剧减少,原花县珐琅厂随即倒闭。现今全广州只有个别厂家在继续从事珐琅工艺这个行业。 

 

 

   

 

 

【字体: 】 【 收藏 】 【 打印
  • 今天是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隐藏工具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