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日的工美大讲堂将带你赏“山”看“水”

讲座时间: 
2014-07-20 13:30
地点: 
中国扇博物馆一楼报告厅
主讲人: 
青年书画家 葛烨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这句话出自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却道出了文人墨客心中一份特别的存在—山水。中国山水画是中国人情思中最为厚重的沉淀。从山水画中,我们可以体味中国画的意境、格调和气韵。

    借着“旖旎从风--中国书•画•印折扇百家邀请作品展”在中国扇博物馆开幕,本周日的工美大讲堂就带来《山水画赏析》,由著名青年书画家葛烨主讲。讲座后还有创意山水画的体验活动,大家一起来挥洒创意,画出自己心里的一片旖旎风景吧! 

【讲座信息】

(一)讲座主题:《山水画赏析》

(二)主讲人:   葛烨  青年书画家

(三)讲座时间: 2014年7月20日  13:30-15:00

(四)讲座地点: 中国扇博物馆一楼报告厅

(五)咨询报名: 88197518

体验活动: 创意山水画 

 

 

讲座回顾:

   7月20日下午,工美大讲堂第五十四讲《山水画赏析》在扇博物馆报告厅开讲,本次讲座是“旖旎从风”中国书、画、印折扇百家邀请作品展的系列讲座,由著名青年书画家葛烨主讲,讲座结合PPT向观众详细介绍了山水画的审美观念、表现方法及发展脉络。让观众们体味了中国画的意境、格调气韵色调

   讲座后还有创意山水画的体验活动,小朋友们根据讲座上老师讲的布局、意境等画出了自己心中的旖旎风景。 

讲座文字整理:

    讲座主要是围绕山水画赏析本身来展开的,山水画是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一个具体的特征的艺术门类。曾经有西方的学者在评论人类的艺术特征时谈到中国的山水画、德国的古典音乐和古希腊的雕塑,认为是代表人类艺术高峰的三个最有代表性的艺术门类。山水画为什么这么令人折服?我想跟它本身的人对自然融合的关系是息息相关的。西方人当然不能想象人在表现自然的过程中,这种体悟到的中国山水画的深远和无限的可能。

一、下面谈一下关于山水画本身的一些欣赏、审美观念。

    山水画的审美观念:它有一种诗性的精神,山水画诗性的精神可以落实到徐复观先生所说的这么一句话上,“既可赋予自然以人格化,亦可赋予人格以自然化”,就像庄子在讲《周庄梦蝶》不知我之为蝶,蝶之为我这种故事,中国哲学自古以来就把自然看作是生命的整体,人和自然的关系在山水画中是非常统一的,山水画围绕着人和自然的关系是写照万物和表现内心世界的合一。山水之观照,游心与游目,中国山水画的表现是一种非常意向性的,是视之以目,感之以心,带着含藏悠远的念想,超然坦荡,寄寓于自然山水中。谈任何的文化我们离不开从现象去研究它的本体。中国的绘画当然也离不开我们从自然来谈它的这种精神气韵,所以我们要落实到艺术本身的自觉,也就是这个山水精神本身的自觉,我们可以回溯到魏晋时代。当时玄学的盛行,与中国艺术精神的普遍自觉是息息相关,清谈人生,追求超脱世俗,清远旷达的艺术人生。魏晋名士把自己的心境落实到山水中,在自然中满足他们的艺术的生活情调,如那个时候所开辟的山水诗,就是人的盛情的对象化,感情的自然化,它的发展和成熟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审美自觉的产物,为日后山水画的发展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精神基础,也就是我们内心对山水的一种感悟。山水画还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能够满足士大夫的林泉之心,“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的这么一个“卧游”的功能,山水画最终要达到一个畅神的目的。

    山水画审美观念的极致:一、不滞于物,就是它不拘泥于一个具体的对象,它是感知于心,讲究心灵的一种体会。二、象外之象,就是说要通过具象的东西来衍生到无限的悠远,这是山水画非常玄妙、灵趣之处。三、超越性、体悟性和无执性,这不仅是山水画的特点还是整个中国文化的整体特征。

    中国山水画作为一种非常诗性化的艺术门类,它有一个总体的特征,就是追求宁静旷达、闲和悠远、超然坦荡。

二、刚才讲的是山水画的审美,现在来谈一下山水画的表现。

1.山水画的空间表现:

    这是涉及到我们赏析本身非常关键的,就是山水画它有这些终极精神的追求,它是怎么具体落实下来的,这个就涉及到山水画本身表现的问题。它不是一个非常抽象的东西,而是可以落实到非常具体的表现,引用郭熙在《林泉高致》里说的一句话,“远取其势,近取其质”,画家在观察自然的时候,以及你们在欣赏山水画的时候,首先要看它的气势,看它的大的气象是否高华,有没有矫揉造作之处,近要看它的形质、丘壑的转换,来龙去脉是否交代清楚等等,在宋代这种观念是非常强的。

    山水画的空间表现是非常诗性化的,它的叙述方式和情节展开方式跟诗歌是很接近的,特别是全景式的山水和手卷形式的情节推移和展开,是对现实空间的一种打破和超越。山水画是视觉上的山水诗,这些视觉的东西都是靠它后面的艺术观念所支撑的。在山水画发展到成熟时期提出“可居、可游”的观念,这就要求画家营造的空间和丘壑的情节转换具有可读性,我们不论是看《茂林远岫》、《早春图》还是《溪山行旅》这里面都涉及到丘壑的可读性,可居可游,所以全景式的山水对丘壑细节的把握是很讲究的,所谓全景式山水就是“三远”兼备,平远、深远、高远。那么郭熙的“三远”法:自山下而仰山巅,从山下看山上,谓之高远;自山前窥山后,从山的前面看到山的后面,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从近处望到远处,谓之平远。“三远”法既是对景物的概括过程又是对景物的重组过程。

   山水画作为最能体现中国艺术时空意识的表现形式,其最突出的审美特征是注重“不滞于物”的精神感悟。山水画的时空归纳是山水画家观照大千世界而创造的“人化自然”,这种自然就是刚才谈到的你既可以赋予自然以人格化,也可以赋予人格以自然化,这是一种相忘相化的真实圆满的境界。对山水画的时空表现是一种游观式的心理意识的表现,所以这里谈到的一种游观式的,就是山水画的表现不是固定在一个视点上的观看,它跟西画的表现非常不一样的一点是他这个视点是可以游走的。比如我们看那个院落,因为一堵墙,挡住了院子里面的情景,院子里面可能有磨米的东西,扫帚,晒谷子的东西,他可以通过一种俯览的方式,把院中之事体现出来。通过“三远”法作为一种表现手法,它既是观察方法又是创作方法,它体现了中国山水画的视觉的心理状态,带有非常强烈的开合意识,就是说远要目极无穷而能返身而诚,去幽远浩渺又能将无限之远收回到内心的陶冶与安顿,这是一种包含着盘桓、流连之后由近至远由远返近、由物象回返自心的视像到心象的转化,这就是中国山水画在空间表现过程中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

   同时中国的山水画,它是非常讲究诗性、情致的,这种情致我们可以用明代的一个大理论家李日华先生说过的一句话“意之所游而情脉不断”,就是说你这种游观它是带有一种情致般的游走,在这游走当中情脉是不断的,所以这样才能看到生命,才能从树里面看到顾盼,看到情致,看到一种生命的互动。所以我们看宋代山水画的表现,哪怕是岸边的一片水草,都是画的非常婀娜有姿,我们看巨然在画风中的小草飘逸的感觉,看那种画雪景的时候那种脱枝摇曳的状态,这都是中国人非常细微的一些情节,我想这些细微的情节是东方艺术和西方艺术最大的区别,我想在这方面情致入微的体悟是西方艺术所不能想象的精微。

 

2.山水画的笔墨表现

   刚刚谈到关于山水“远”的空间处理方式,现在我们谈笔墨表现的问题,因为山水画的创作,本身就涉及到笔墨生发的问题,这是作为山水画体现最核心的一个问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技术、理法。

首先介绍下什么是笔墨?笔墨是中国艺术表现的最主要的语言,是中国画家表现自己艺术理想的载体,笔墨不仅能表现物象轮廓、阴阳、质感,而且能表现物象的内在精神气质,抒发画家的精神感情,它是画家心灵的迹化,性格的外现,气质的流露,审美的显示,学养的标记。

   笔墨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笔墨是指具体的笔墨技法,如何用笔用墨;广义的笔墨,是在古代的绘画品评当中形成的一个非常宽泛的意义,就是指用笔用墨乃至气、景、章法、色彩等完成一幅达到气韵生动的作品所运用的整个手法。也就是一个作品的生成过程,我们可以统称为一个笔墨的过程。

   从广义上来说,山水画非常强调意境,那么这个意境是笔墨和丘壑缺一不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丘壑之形和笔墨之态不能顾此失彼,山水画的意境是造化和心源的统一,是丘壑与笔墨的统一。意境的营造要合乎自然,这是非常关键的。画中的丘壑与笔墨表现要合乎物理(物象之理),画理(绘画本身的理法),情理(情致所致的心灵的需求),他要有一个合乎自然的形式,但这个形式要是有和无之间的那种。像有些绘画作品过于强调个人风格的样式化、对形式感的强化,让人一看这个形式和意境的营造不是那么的合拍,不能入境的东西我们说是等而下之的。对于山水画造境而言,“可忘笔墨而有真景”无疑是画家笔墨探索中最高的境界。就是说,笔墨是具体的生发,但是画到后面你看它全部是气韵生动的一个意境,而不是说你在首先看它是一种笔墨的表现,这种境界是最高的。

   具体化来说,在山水画笔墨语言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皴法的问题。皴法,实际上原意是指皮肤受冻裂以后的肌理状态,后被引申为山石树木的纹理与结构。山水画家在客观基础上从大自然中提炼出来的一种写意的表现方式,便有了各种皴法。皴法有披麻皴和斧披皴两大系统,披麻皴适宜表现江南松软的土质结构,斧披皴则体现是北方坚硬的岩石结构。图例……看过这些图片我们可以更深入的体会到这个皴法兼具物象表现的真实可感性和表达的意向性、装饰性,非常符合人内心对物象的感受。

 

三、山水画的发展脉络

    从五代开始成熟到宋、元、明、清,反映了艺术由物向心、由外转内的必然的逻辑推演。宋元作为山水画的高峰,其也有各自不同的时代特点,宋代山水是诗意的自然性境界,强调丘壑与空间,即对自然的诗意描述;元代注重的是抒写性,主要是在纸本上追求萧散淡远的意境,进一步强调以书入画的趣味,妙在笔墨之外。

   最后,山水画最本质的特征实际上是对自然山水的体悟和表现的深度,这永远是山水画最核心的问题,例如我们看宋元绘画很多画家在表现过程中体现的一是文化品格,而是对自然体悟的深度问题,他们不可能像我们现在讲的这样追求形式样式、个人风格,绞尽脑汁去想这些,他们更关注的是对艺术本体的表现的深度挖掘问题,这种观念值得我们当代人去反思。 

 

 

 

 

 

 

【字体: 】 【 收藏 】 【 打印
  • 今天是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隐藏工具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