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新闻:且将团扇共徘徊, 这个七夕,有情人约会中国扇博物馆

圆非圆兮缺非缺, 低竹银笺白似雪。

佳人含笑掩朱唇, 才子轻摇手攀月。

夏日炎炎,习惯了空调的我们难以想象古人如何纳凉,也淡忘了团扇摇起来的满腔古意。

正值七夕来临,不知道如何向另一半表达爱意,那就来中国扇博物馆约会吧。8月27日,杭州工艺美术馆举办了“七夕扇为媒,约绘有情人”主题活动,共有40对“有情人”参加了这场体验活动,有相偎相依的甜蜜小情侣,也有“情定前生”亲子组合,可谓爱意满满。

团扇起源于中国,也称“合欢扇”、“纨扇”。《杖扇新录》记载:近世通用素绢,两面绷之,或泥金、瓷青、湖色,有月圆、腰圆、六角诸式,皆倩名人书画,柄用梅烙、湘妃、棕竹,亦有洋漆、象牙之类。一把“轻罗小扇”通常以素绢作扇面,名人书画做图案,工笔仕女或花鸟,朱唇与碧草轻盈而工整的活在方寸之间,湘妃竹或红木作扇柄,柄尾处挂一把丝丝缕缕的回龙须。

“何如花烛夜,轻扇掩红妆。”

自古扇子就是有情人爱情的媒介。南朝的何逊在《看伏郎新婚诗》写道:“何如花烛夜,轻扇掩红妆。”
中国历史上有新娘用扇蒙面的记载,在我们熟知的红盖头出现之前,扇子曾一度在婚嫁中扮演重要角色。女子出嫁时要以扇遮面,在婚礼上才能移扇露容,称为“却扇”。

这种习俗在南北朝时已经形成,到唐代已经演化成为“却扇仪”——婚礼中行完合晋之礼后,即举行却扇之礼。男东坐,女西坐,新娘用扇遮面,新郎咏三五言却扇诗,才算礼毕。

“轻罗团扇掩微羞,酒满玻璃花满头”

团扇的“女性气质”十分明显。精致典雅、温婉纤细的团扇,与赏花扑蝶、掩面遮羞的香闺淑媛最为契合,是中国古代女性闺房不可或缺之物。同时团扇也是古代女子绵绵情思的寄托,既可作信物,又可述衷肠。团扇扇面是绢素的纯白,象征着洁白无瑕的爱情,同时圆如明月,蕴涵着团圆、欢聚之意,很容易就被女性细腻、温婉、浪漫的性情发现和选择,将它视为爱情的象征。

晋朝时一名名为桃叶的女子曾作过一首《答团扇歌》:“七宝画团扇,灿烂明月光,与郎却耽暑,相忆没相忘。”寄托了她对爱情忠贞不渝、永恒不变的美好情思。

甚至有时团扇也承载了女子的忧郁惆怅之情,隐隐透着一股“秋风弃扇”的哀怨。汉成帝的嫔妃班婕妤在《团扇歌》中写道:“常恐秋节至,凉风奇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但识扇中趣,何劳扇底风。”

在扇面上写字作画,是中国书画艺术中一种非常特殊的形式,它使得扇子超脱了搧风纳凉时令用品的形式,而具有了艺术的生命。
这次的扇面绘制采用的是“十二花仙”的图样。

正月兰蕙芬、二月梨花溶、三月海棠睡、四月蔷薇蔓、五月榴花照眼、六月菡萏为莲、七月紫薇浸月、八月桂花香飘、九月菊有英、十月月季独放、十一月山茶灼、十二月梅花绽。

一切花语即情语,每一种花语,都代表情谊。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小小的扇面蕴含大境界。团扇灵活小巧的形制、典雅纤细的风格,使之与“以小观大、以偏喻全”的艺术风格天然契合,团扇画面大多清新雅致,含蓄内敛,代表了中国绘画高度提炼的美学个性,将内中见外、物中见情,经有限表现无限、意境的营造发挥到了极致。

彼时兴盛的团扇文化在当下社会已逐渐为人们所遗忘,那优雅闲适、典雅精致的生活情态,物中见情、含蓄内敛的传情达意,已几乎无迹可寻。但是,我们仍然期待,通过将传统的美学元素与现代审美理念进行交流、碰撞与融合,在新时代展现新的生命力。

 

编辑 孙乐怡 

【字体: 】 【 收藏 】 【 打印
  • 今天是 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隐藏工具条